杨望:关于Libra引发的三点经济学讨论

编辑:天天三公 时间:2020-06-16 热度:2899℃ 来源: 责编: 天天三公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1日电题:《杨望:关于Libra引发的三点经济学讨论》

  作者杨望

  Libra热议非凡,门派林立。姑且分为极大主义者和极简主义者两派,极大主义者认为Libra是技术创新,重构商业体系;极简主义者认为Libra引发革命,对抗现有中心化体系,将如卵击石般溃败之。

  至此,Libra是货币吗?Libra后无来者吗?Libra价值几何?此三问,是为Libra引发的三点经济学讨论。

  Libra愿景远大,难成货币

  Libra项目的主要发起方Facebook,也许不曾想到项目白皮书发布后6个月不到,Libra项目的全球推广过程会变得如此艰辛。

  PayPal、Visa、MasterCard和Stripe等6家支付巨头退群后,Libra仍有22家全球跨国企业作为Libra许可联盟链的节点。此项目愿景远大,白皮书描述为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成为继比特币、莱特币和瑞波币等第一代数字货币进驻跨境支付和普惠金融场景后的又一极具影响力项目。

  对于数字货币,各界组织热议最多的便是,Libra等数字货币究竟是否为货币?我们需要先厘清货币的理论边界。通常而言,货币具备支付手段、记账单位和价值储备三项职能。对商品货币流派而言,支付手段是货币的基本职能,记账单位和价值储备系支付手段职能衍生而来。商品货币流派主要代表是亚当·斯密,主张自由市场经济。因此,2020年,比特币问世,崇尚的理论基础和运行机制源于古典经济学的商品货币流派,一切人们普遍接受的一般支付等价物均可谓货币。

  然而,威廉·配第开创的商品货币流派起始于17世纪,具有特殊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初期的时代背景。19世纪三十年代,以约翰·凯恩斯为主要代表的国家货币流派成为现代货币学说主流,国家货币流派认为,货币最重要的职能是记账单位,基于国家的信用,支付手段和价值储藏均由其衍生而来。因此,各个国家出于主权经济权利考量,依据国家货币流派理论,建立二元货币体系。基于国家主权信用,各国央行或财政部发行主权货币,由银行等中介机构通过发放贷款来进行信用扩张,从而进一步创造货币。

  近现代,国家货币流派主导着现今货币体系。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在全球多个经济体处于严监管状态,流通性渐弱。Libra作为数字货币中的第二代——稳定币,愿景远大,但难成货币。具体而言,现如今,美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多个国家明确表态对其强监管或严调查,只有新加坡持开放态度,加之PayPal宣布退出,恐引发的连锁反应,对Libra这一尚在襁褓中的创新数字货币来说,前途未卜。

  Libra式革命,接踵而来

转载请注明:“ 转载地址:/keji/20200616/6864.html ”。